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奇幻玄幻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

强势

时间:2017/11/16 13:28:3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11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好大的口气!”李家的两名修士脸色难看,道:“你……你们想引发门派间的大战吗?”    “门派大战,你们够资格吗?恐怕根本不入流吧。”那名全身覆盖甲胄的骑士声音冷漠。    “好!好!好!你们有气魄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走出燕地!”李家的两位修士面色阴沉,眼中寒光闪现,他们心思电转,...

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李家的两名修士脸色难看,道:“你……你们想引发门派间的大战吗?”

  

      “门派大战,你们够资格吗?恐怕根本不入流吧。”那名全身覆盖甲胄的骑士声音冷漠。

  

      “好!好!好!你们有气魄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走出燕地!”李家的两位修士面色阴沉,眼中寒光闪现,他们心思电转,准备将挑起烟霞洞天长老们的怒火。

  

      “难道凭你们还想将我们留在燕地不成?”那名骑士冷笑,道:“就凭你们这样的杂鱼,来上十万八万都不够看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家的修士倍感羞辱,但同时很震惊,感觉对方似乎真的来头甚大,不然怎么敢如此狂言。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,必须将李家与烟霞洞天绑在一起,才有折灭对方的可能,咬牙道:“既然你们不将烟霞洞天放在眼中,我会如实禀报,门中长老自然会让你们明白天高地厚!”

  

      “你们不配!”那名骑士仅仅向前猛力踏了一步,根本没有真正出手,李家二人便如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,重重的撞在墙上,浑身骨骼嘎嘣嘎嘣作响,口鼻与双耳同时向外溢血。

  
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两人全身的骨头有大半都碎裂了,如烂泥一般贴在了墙上,眼中充满了恐惧。

  

      在姜逸飞示意下,这名骑士并没有下杀手,还有话要问这两人。

  

      “婷婷的父母可是被你们害死的?”姜逸飞话语依然很平淡,但是此刻听到李家二人耳中,却如惊雷一般在震动,眼前这个平静的白衣男子让他们感觉如山似岳,需要仰视。

  

      “我们说……”

  

      “是谁如此狂妄,连我烟霞洞天都不放在眼中?”就在这时,一个中年男子大步走进前院,当看到十几头异兽后,不禁变了颜色,道:“诸位有何见教,为何摧残我烟霞弟子?”

  

      “除恶而已。”一名骑士上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

  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,难道我烟霞洞天是所谓的‘恶’吗?”中年男子喝问。

  

      那名骑士冷漠的回应道:“烟霞洞天是不是大恶我不知道,但是这两人却是害人性命的恶徒不假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这只是你们一面之词而已,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,你们怎能如此武断动手。再有,这是我烟霞洞天的弟子,如果有错,自然由我们处置,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。”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神色平淡,但话语却有些寒冷,道:“他们为恶多年,也未见你们烟霞洞天处置,如今却还想开脱,设法包庇,看来我真的有必要去烟霞洞天走上一趟,讨个说法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将我烟霞洞天当成了什么地方,你们就不拍走不出燕地吗?”中年男子冷冷的盯着前方的人。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淡淡的冷笑道:“烟霞洞天很强大吗?可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,一会儿定要去好好的领教一番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你竟然如此目中无人。”中年男子寒声道:“烟霞洞天乃是燕地六派之一,如果你们非要生事,将不可避免发生门派间的大战!”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摇头道:“东荒浩瀚无垠,究竟有多少国度,难以数清,区区燕国不过是弹丸之地,这里的门派我确实未曾听说过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如此狂妄,我倒要来领教试试看你有多么强大。”

  

      中年男子驭虹而行,冲到半空中,张口吐出一面紫金盾牌与一杆血色的长矛。

  

      一声蛮兽的咆哮声响起,一名骑士驾驭异兽腾空而上,像是一道绿光一般一冲而过。

  
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

      烟霞洞天的那名中年修士当场发出一声惨叫,紫金色的盾牌瞬间已经被切开,而那把血红色的长矛也已断为两截,其胸腹几乎被彻底剖开,当场坠落了下来,鲜血汩汩而流。

  

  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此刻已经死于非命,修士的体魄格外强大,他快速止血,稳住了伤势,脸色惨白无比,退到一边。

  

      叶凡心中深深震动,他感觉这十几名骑士各个不凡,比在妖帝坟冢见到的姬家与摇光圣地的人还要强大不少。

  
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听到动静的几位仙师再也忍不住,自后院走了出来。

  

  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其中一个老者皱起了眉头,他刚才已经听到前院众人的话语,这些人浑然未将烟霞洞天放在眼中,让他心中非恼火与不舒服。

  

      “劳烦几位带路,领我们去烟霞洞天走上一遭。”姜采萱美丽的脸颊上带着一丝冷笑,道:“几位请吧。”

  

      烟霞洞天的几人皆勃然变色,其中一人道:“小小年纪,却如此狂妄,你家师长没有教导过你要尊师重道吗?”

  

      姜采萱寒声道:“你们教导出来的弟子害人性命,欺负孤寡,逼迫七十多岁的老人走投无路,你们凭什么谈师道二字,你们没有那样的资格!”

  

      “你有何证据?”

  

      “他们自己都已经承认了。”

  

      当中的那位老者皱了皱眉头道:“先不说是不是被你们屈打成招,就算真的有恶行,也轮不到你们来处理,我烟霞洞天自有门规来处置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好一个自行处置,两年多来,死者不瞑目,凶手逍遥法外,继续迫害孤寡老幼,这就是你们的门规?”姜采萱很同情小婷婷,说到这里,俏脸上布满了寒霜,道:“到现在,你们还在想办法开脱与包庇,你们还真不愧是他们二人的师长,果然是物以类聚。”

  
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为首的那名老者双眉顿时立了起来,可是却并未敢当场发作,因为对方的阵势实在骇人,光是那头黄金神?就让他无比忌惮。

  
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姜逸飞开口了,道:“将他们全都拿下!”数名骑士闻声同时上前。

  

      那名老者喝道:“走!”他第一个冲天而起,驭虹而遁,他已经看出,这些人来头甚大,不是他们所能够对付的。另外几人,也都冲向四面八方,一道道虹芒射向天际。

  

      蛮兽咆哮,天空中传来震动,数头异兽载着几名骑士各自冲向一方,瞬间就追了上去。

  
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

      惨叫声相继传来,随后几名骑士快速回转,像是拖死狗一般将所有人擒回,包括那名老者在内,所有人的身上都有可怖的伤口。

  

      旁边,叶凡非常震惊,荒古世家果然是庞然大物,这些骑士太可怕了。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点出两名骑士,让他们留下处理李家的人,同时告诫不要滥杀无辜,只诛杀几名恶首。

  

      “我们去烟霞洞天!”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亲自将姜老伯扶上黄金神?,与他同骑。姜采萱则将小婷婷抱上神鹿,坐在她的身前。而叶凡则与一名骑士共乘一骑,腾空而起。

  

      “不用去烟霞洞天了,那两个畜生已死,大仇已经得报……”姜老伯得知儿子是被人害死的,老眼浑浊,忍不住落泪。

  

      另一边,小婷婷也哭泣了起来。

  

      “去,一定要去,我们姜家的人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!”姜逸飞神色平静,但话语却非常有力。

  

      叶凡心中一阵感叹,他要走的路还很长,与荒古世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,他实在太渺小了。

  

      小镇上的人目瞪口呆,很久之后才爆发出欢呼声,镇上的毒瘤终于被人拔出了。

  

      烟霞洞天的几名俘虏,在生与死面前,不得不屈服,在前指路。

  

      十几头异兽腾云驾雾,在天空中奔跑,发出隆隆之响,似千军万马在奔腾,又如海啸涌过高空。

  
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凡感觉有人在窥视他,回头发现竟然是那个倨傲的少年姜逸晨。

  

      见他望来,姜逸晨移开目光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  

      叶凡心中顿时一动,对方为何会这样,难道发现了什么不成?

  

      很快众人就来到了烟霞洞天,前方峰青谷翠,烟雾飘渺,霞光隐现,确实与其名字相符。

  

      “何人闯我派重地?”前方传来大喝声。

  

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

      被抓来的那些俘虏,全都被扔了出去,顿时让前方传来惊呼声。

  

      “大敌来犯!”烟霞洞天一阵大乱。

  

      刹那间,烟霞冲天,雕刻在山川大地上的道纹发挥出威力,冲起一道道炽烈的神辉,阻挡住了众人的去路。

  

      “不过如此而已,我来破开它。”这时,那个神色倨傲的少年姜逸晨突然出手,体内飞出一个紫金葫芦,紫光灿灿,在天空中快速放大,像是鲸吸牛饮一般,将所有烟霞都向着葫芦嘴内吸去。眨眼间便将那道纹的力量压制了下去。

  

      接着,紫金葫芦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向前压落而去,流转出蒙蒙紫雾,顿时传来一阵阵惊呼声,很多条人影倒飞而去,被收进紫金葫芦内。

  

      叶凡心中吃惊,想不到荒古这件紫金葫芦威力如此强大,将烟霞洞天的护山道纹都轻易破除了,更是将不少修士收了进去,实在有些可怕。

  

      “荒古世家的底蕴太强大了,这仅仅是一个十六七的少年啊,就赐下了如此恐怖的重宝……”叶凡心中直犯嘀咕。

  

      “不用这样的…”姜老伯在旁不断劝阻。

  

      姜逸飞摇了摇头,道:“婷婷的父母没有作恶,却被人迫害,要讨个说法,我们姜家从来不怕事!”

  

      “砰”

  

      就在这时,烟霞洞天内一股强大的波动震向四方,荡开了紫金葫芦,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:“原来是荒古世家的人,不知我烟霞洞天有何得罪之处?”


上一篇:炼人为药
下一篇:体若无底洞
相关评论
       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小说世界小说阅读网)